©懂财帝原创 · 作者|懂财帝

传统物流公司们或许怎么也没想到,当它们在快递行业激战正酣之时,京东物流已另辟蹊径,悄然实现了弯道超车。

5月28日,京东物流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开盘涨幅逾14%,市值超过2800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300亿元),成为中国第二大物流公司。

实际上,在招股期间,京东物流就备受资本追捧。据统计,京东物流公开发售共获得136.5万人认购,超购约715倍,国际配售超购9.8倍。其中,“木头姐”凯瑟琳伍德旗下的方舟基金通过国际配售买入了380万股,折合逾1.5亿港元。

另外,基石投资者中,软银淡马锡、Tiger Global、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黑石等机构也都认购了一定规模的股份。

翻阅招股书,京东物流的独特投资价值来源于其主营业务——技术驱动的供应链解决方案及物流服务。

并且,值得注意的是,按2020年总收入计,京东物流已成为中国最大的一体化供应链物流服务商。

但结合产业互联网视角,京东物流显然并不满足于此。

如今,它正借力资本市场加速进击,意欲打造出一个专注于服务中国实体经济的数字物流生态。


3万亿行业东风:一体化供应链崛起

“中国物流产业‘有没有’的问题已经解决,‘好不好’的矛盾日益凸显。”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向懂财帝表示。

据灼识咨询发布的调研报告,2020年,中国物流支出总额为14.9万亿元,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物流市场。

但同时,报告也指出,我国物流市场的效率仍然很低。2019年,中国物流支出总额占GDP百分比高达14.7%。而同期,日本仅为8.5%,美国仅为7.6%。

冷链运输为例。一位券商分析师透露,当前我国冷链运输行业的综合流通率仅为30%,但冷链短链率却高达50%,最终的货品损耗率也高达30%。而发达国家的货品损耗率则为5%。


深入观察剖析行业痛点,懂财帝认为,这一方面主要是因为我国物流行业的基础设施,特别在药品运输、生鲜冷链等领域还不完善。国内大多物流企业业务都较为单一,服务同质化问题严重。

另一方面,我国物流行业的数字化水平普遍偏低。而技术的落后,直接导致整个物流产业的运输环节处于冗余状态,如重复运输、空驶等。同时,直接接触用户的物流企业也不了解用户的真实需求与数据,难以反哺上游企业。

针对行业困境,发改委等国家部委此前已发布多份相关指导意见,要求物流行业要积极应用区块链、大数据等新兴技术,提升数字化水平,优化供应链管理能力。

对此,中信建投证券认为,未来提供一揽子供应链解决方案将成为快递物流企业存活的终极之道。

洞察行业发展变革趋势,秉承长期主义思维,过去十四年间,京东物流持续斥重金加码,布局一体化供应链业务。

物流基础设施是重中之重。京东物流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公司已建立了仓储、综合运输、最后一公里配送、大件、冷链、跨境六大物流网络。通过它们,京东物流几乎覆盖中国中国所有的地区、城镇及人口,并可以触达超过220个国家与地区。

在仓储规模方面,截至2021年3月底,京东物流运营仓库超过1000个,总建筑面积超过2100万平方米,并拥有超过19万名配送人员。对比数据来看。京东物流自营仓储规模已远高于同业。

另外,京东物流还拥有超过600条航空货运条线,通过与中铁合作,可利用的铁路线路超过250条。

基于物流基础设施、物流网络的规模优势,以及对物流行业的深刻理解,加之“黑科技”的赋能,如今,京东物流已能为客户提供覆盖各个行业的供应链解决方案和物流服务。

新供给端的出现使得海量的物流需求迅速得到了满足,京东物流也收获颇丰。2020年,京东物流总收入达到734亿元,来自一体化供应链客户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达到75.8%。

按照当年总收入计,京东物流已成长为中国最大的一体化供应链物流服务商,其市场份额为2.7%,是第二名(1.1%)的两倍多。

回到行业视角,京东物流高速发展的同时,中国一体化供应链物流市场已有爆发之势。

行业数据预测,到2025年,中国的一体化供应链物流服务行业市场规模将由2020年的2万亿元增长至3.2万亿元,近五年复合年增长率为9.5%,一体化供应链物流服务的渗透率也将由2020年的31%,上升至2025年的34.7%。

根据马太效应,物流行业将形成强者恒强的局面。这意味着,乘3万亿行业东风,京东物流或还将迎来爆发式的增长。


科技底色:京东物流的基本盘

IPO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至2020年,京东物流营收分别为379亿元、498亿元和734亿元,三年间营收几乎翻了一倍。

其中,在剔除不影响公司价值的股权激励等公允价值变动因素后,2020年,京东物流盈利超过17亿元。

2021Q1,京东物流继续保持高增长态势,实现营收224亿元,同比大增64.1%。


继续深挖招股文件,懂财帝发现,京东物流正意欲打造一个庞大的数字物流生态圈。

2020年,京东物流已为超过19万家企业客户提供了服务,涉及快销、服饰、家电、家居、3C、汽车和生鲜等多个行业。

商业版图的扩张使得京东物流的外部客户收入占比持续提升。2018、2019、2020年,京东物流来自外部的客户收入占比分别为29.9%、38.4%、46.6%。

或许读者会存在一个疑问,中国物流行业中并不缺乏强者,为何企业们会选择京东物流?

实际上,原因很简单。从供需层面来看,京东物流拥有一体化供应链物流体系,能满足客户所有的物流需求。

拆解其业务,京东物流早已把仓储和配送两个环节吃了下去,形成了以“仓配一体”为优势的运营模式。

其结果是,京东物流会依据大数据算法将高需求的标准化商品先运送至市场附近的仓库“待命”。

在接收到消费者需求订单后,商品会从距离消费者最近的仓库发往配送站或门店,再由快递小哥完成“最后一公里配送”。其配送效率远超同业。

直击核心,一体化供应链的关键即在于科技,而这正是京东物流最坚实的基本盘。其已拥有全球领先的物流科技能力。据统计,过去三年,京东物流在技术领域的投入已超过53亿元。

重金投入下,效果显著。截至2020年底,京东物流已拥有及正在申请的技术专利和计算机软件版权超过4400项,其中与自动化和无人技术相关的超过2500项。


科研成果的相继落地,为数字物流生态的扩张提供了新动力。

据介绍,目前,京东物流旗下“亚洲一号”智能物流园区的数量已达到32座。这意味着,京东物流已建造了亚洲最大规模的智能仓群。另外,在京东物流无人仓内,智能机器人设备基本实现了全品类的应用场景覆盖。

不过,京东物流并未凭借技术的先发优势来垄断行业。正相反,京东物流心怀开放战略,不断为客户量身定制数字化供应链解决方案。这与腾讯“将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的战略有异曲同工之妙。

其中,最经典的案例就是京东物流与京东零售的合作。凭借对商流与智能技术的深刻理解,京东物流协助京东零售将存货周转率天数降低到了31.2天,而且还能保证90%的京东在线零售订单在当日和次日送达,这一表现,在全球零售巨头中无出其右。

著名鞋履品牌斯凯奇也深有体会。在达成合作协议后,京东物流先优化了斯凯奇电商业务仓储网络的规划和区域内商品流通。

随后,京东物流还根据存货预测工具继续优化各仓库间的商品配置。一位内部人士介绍,引入京东物流的解决方案后,斯凯奇的加权平均履约成本减少了11%,在中国的加权平均交付时间减少了约5小时。

如今,产业互联网浪潮奔涌激荡,以数字技术为核心的新基建在中国已成为主流趋势。

这预示着,未来,京东物流将有望成为中国数字物流生态的基础设施。


坚守正道:社会价值的最大化

李贺至今仍难以理解,为何弟弟李敏给某快递公司打了两年工,但网点不仅没有给他交社保,甚至连最基本的劳动合同都没有签。

一个多月前,“快递员李敏之死”再次将物流行业用工不规范等问题暴露于聚光灯之下。

多位快递从业人在接受懂财帝采访时也透露,事实上,他们与快递公司之间并不存在雇佣关系,快递网点负责人也没有给他们缴纳基本的五险一金社保。

与此同时,中国邮政快递报社发布的《2020年全国快递员基层从业现状及从业满意度调查报告》显示,超五成快递员月收入不超过5000元。

作为中国社会正常运转的重要支柱之一,快递小哥们正处于艰难生存的境地。

不过物流企业中也有例外。据京东物流IPO招股书,2020年,公司共计为一线员工支出261亿元,同比增长32.3%。按一线员工数量保守估算,平均每位快递小哥年支出近11万元,月支出近9000元,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另外,公开资料显示,京东物流均直接与一线快递员签署劳动合同,为其缴纳五险一金,并提供商业保险、通讯、防寒防暑、交通工具等多种福利及补贴。如2021年春节期间,京东物流就投入了2亿元用于员工福利保障。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6年起,京东物流还将每年的4月28日设立为“配送员日”,后来又升级为“一线员工日”。

传站司机刘建正是与京东物流共同成长的一个案例。早在2007年,刘建就加入了京东物流,伴随着京东物流的发展,刘建不仅在北京市实现了买房买车,还通过“我在京东上大学”项目,拿到了中国人大工商管理专业的大专学历。目前,刘建已成长为京东物流华北区域分公司逆向处置组负责人。

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曾写道,企业最坚实的护城河就是疯狂创造价值。

而在中国,价值的含义显然并不止于商业领域。重视员工,以人为本,疯狂的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无疑更符合中国社会的发展规律。

据此来看,京东物流无疑是科技物流企业与中国社会共生共振的代表,其正实现社会价值的最大化。

《人民日报》曾提到,“技术人员和工人是企业最宝贵的财富。”从未来看现在,毫无疑问,京东物流已提前掌握了打造“百年企业”的通关钥匙。

说明:数据源于公开披露,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