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时候在盖县长大,满院子疯跑的时候马叔是我眼里最阳光帅气的男人!我们在同在气象站单位的院子里住,在院外挺远的马路上遇到他骑车下班回家,我会趴到他车后货架上蹭车一路回到院子里……马叔是海军潜水员出身,身体素质极好,就像我付姨说的,从来没看见过他得病,感冒发烧都没有。马叔转业到轧钢厂上班,那时候认识的我付姨,付姨是我父母的同事,到现在都在联系的关系特别近的,所以马叔就住进了气象站那趟平房宿舍。记得有一回我家的向日葵上落一只大鸟,在那嗑瓜子吃,吐了一地瓜子皮,我去找马叔要打下来,马叔来了一弹弓子就给打下来了,给我拿家去我妈给烤了给我改善生活了!那时候马叔就是孩子眼里神一样的存在。给我们讲在大海上,电线杆子高的海浪都是最普通常见的,那时候没见过海,充满了向往。五年级时我们家就搬走了,以后陆续知道的,轧钢厂黄了,马叔去了食品厂,干了几年食品厂也关门了,马叔成了下岗工人。为了生活,蹬过倒骑驴拉脚,去饭店给人当过大厨……这辈子真是不容易。十多年前我去过他们家一次,那时早就搬到鲅鱼圈了,得知马叔刚做了直肠癌手术,术后治疗都没做的很彻底,因为家里条件不允许,只能开些中药维持。要说真是身体好呢,知道消息时我以为还是直肠癌呢,原来是又患上了脑癌,晚期了,四个月就走了。我们年龄越来越大,不断的会送走身边人,一直到我们也被身边人送走……阿弥陀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